宋卫平挂靴绿城中国

[导读]融创中国、绿城中国相继发布公告,确认融创正在和绿城磋商,融创中国拟收购宋卫平、寿柏年先生、夏一波女士(宋卫平妻子)所持有低于30%权益的绿城中国已发行股本。

腾讯财经 王昕 发自北京

5月15日上午,港交所公告显示绿城集团与融创中国双双宣布短暂停牌,双方公告均称将发出一项“可能构成公司内幕消息的拟交易公告”。

一石激起千层浪,到晚间正式公告发布之前,对这笔交易的猜测流传于整个房地产市场。虽则细节尚不清楚,然而小道消息已经抢在公告前勾勒出了这笔交易的大致面貌,其中最为重磅的内容,是绿城董事长宋卫平将退出上市公司绿城中国。

下午5时,融创中国、绿城中国相继发布公告,确认融创正在和绿城磋商,融创中国拟收购宋卫平、寿柏年先生、夏一波女士(宋卫平妻子)所持有低于30%权益的绿城中国已发行股本。

双方公告显示,如果收购完成,融创可能以不超过30%的持股比例取代原来的宋卫平家族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

双方均在告示中提示,目前尚未就该项股份收购获取任何正式要约或订立任何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或承诺。融创中国的公告中明确提示建议收购事项未必一定进行。

根据绿城2013年年报,绿城中国目前的股权结构是:绿城董事长宋卫平及其配偶夏一波共占25.11%,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寿柏年占17.81%,副董事长罗钊明占5.33%。2012年6月8日,绿城引进九龙仓,至2013年底,九龙仓占绿城已发行总股本的24.32%,为其第二大股东。

让人最为大惑不解的是,宋卫平曾经屡次拼尽全力保住自己在绿城中国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如今为何轻易退出?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出售并不意味着宋卫平将就此退隐江湖,他很可能将绿城建设作为其二次创业的重心。

屡次力挽狂澜

从时间点上来说,此次出售不免让人疑惑。2014年年初时,绿城中国曾发行高息债券,以赎回2012年时向九龙仓发行的可换股债券,保住了宋卫平在绿城中国的第一大股东地位。仅仅几个月过后,宋卫平的态度为何就来了一个360度大转弯?

接近宋卫平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其实宋卫平考虑退出绿城中国已有一段时间,绿城和融创已经进行多次磋商,其中原因非常复杂,既有理性的经济上的考量,也有宋本人性格和人性上的原因。

房地产大势当然是原因之一,2014年低迷的市场走势,也许让经历过历次调控起落的宋卫平彻底顿悟,决定跳出一直资金链绷紧的上市公司平台,转而经营绿城建设。

从财报上看,2013年绿城持有存款及现金112亿,但总借贷达到305亿。净资产负债率甚至比12年还有所上升,从49%上升至60%。不过公司解释其负债结构优化,13年虽然负债总量上升,但一年内到期的借款为60亿,公司所持现金足够应付短期借款。

绿城曾经有过非常凶险的时刻。2008年的调控,曾让绿城濒临破产,幸运的是不久政府开始救市, 2009年绿城销售额一举超过保利、金地、招商等,跃居全国第二,仅次于万科。

更为凶险的是2010年后,当年4月,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部署了被称为“新国四条”的地产政策,后来被称为中国内地“史上最严厉”地产调控政策的宏观调控由此开始。随着调控深入,绿城的噩梦开始了。资金链吃紧的绿城不得不将一些项目打包出售,仅2011年12月一个月,绿城就打包出售了超过12亿元的项目,接盘方包括SOHO中国等公司。

根据报道,当时从绿城手中收购了两个项目的股权的潘石屹回忆绿城当时的危机情形时说,绿城那时候的生命,都是按天来数的。就这几天,如果钱不到位的话,就要出大问题。SOHO中国在从证大和绿城手中收购上海外滩地王股权转让项目时,绿城有一笔4.7亿元的账在2011年最后一天必须支付,最后的收购日期定格在了当年12月29日。

宋卫平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绿城那时候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知道这是个雷区,但是想要快速穿越它。回头来看,终于还是绊在这个地雷阵里面了。一会儿爆炸一个。这里受点伤,那里受点伤,但你还是要想办法穿越它。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宋卫平甚至亲自上阵推销绿城的房产。他给自己也制定了销售任务,动员孙宏斌、马云等企业界的朋友帮他卖房。

当时绿城财务情况的危急程度后来从财报中可以看出,2012年时绿城持有现金仅79亿元,而一年内到期的借款即达152亿元。最终绿城中国在2012年引入香港九龙仓为第二大股东,解决了当时紧迫的生存问题。

不过,激进的财务杠杆一直是宋卫平做企业的特点。从个人性格来说,宋卫平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好赌,喜欢冒险,愿意承担高风险,作风激进,做项目喜欢高开高打。也因此外界对绿城的评价是财务上仍相对激进,杠杆率较高,在房地产顺周期时会获取超额利润,而在销售不畅时,就会面临流动性风险。

二次创业

另一些原因则十分复杂,也因为无法确证而停留在猜测的程度上。首先,宋卫平本人没有子女,没有继承人来继承绿城可能也是宋最终退出的原因之一。在引入九龙仓之后,宋卫平的股份已经被稀释,宋已经多次打响控制权保卫战,未来很可能不得不持续为绿城的控制权战斗。但没有继承人的现实会引发一个尴尬的问题,这个控制权是为了谁而争取的呢?与其孤军奋战,不如将控制权交给自己欣赏的老友孙宏斌,这也是对宋的心理合理的猜测。

此外,绿城近几年遇到的一些麻烦可能也导致宋卫平对继续做下去意兴阑珊。2010年,绿城曾经和新疆鸿远公司签署协议,合作开发绿城新疆玉园项目,绿城为了这块价值超过25亿元的土地在收益分红上向鸿远的股东赵星如、周鼎文做出很大让步。但最后的结果是,在项目一期已经销售,预计当年底就能竣工之时,双方起了纷争,赵星如私自拿走了鸿远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导致项目停工。

据消息人士称,宋卫平和赵星如见过三次面,起初对其很是欣赏。最后绿城亏了些钱,但宋其实对亏的钱不是太在意,此事对其影响最大的是改变了他对人的看法,以前宋卫平一直觉得人心本善,此事导致一年多的时间里宋卫平心情极差。

这桩事情也涉及到后来落马的新疆原常务副主席杨刚,宋伟平因此跟其有过交涉,一度传闻杨的落马源于宋举报,不过无论是绿城官方还是其它消息源均否认了这种说法。

本质上来讲,宋是一个文人,历史系出身,并不愿靠近政治。跟他深度接触的人认为他对自己的定位是成为胸怀天下的知识分子,而不是赚钱的商人。宋对赚钱确实不是太感兴趣,他对建筑非常热衷,不计成本也要做出好的建筑,但对利润率并不在意,口头禅就是“做这个又花不了多少钱”。外界批评绿城的一个口实也是其利润率低,周转差。

对于宋接下来的去向,猜测最多的是将所有精力投入到绿城建设里去。绿城建设主要做地产的代建模式,类似于目前万科在也着力的“小股操盘模式”,利用优势的品牌和运营能力,以不出资或少量出资,控制项目的运作,分得操盘费用和经营利润。

消息人士称,绿城中国其实已经没有多少项目好卖,重点项目早已被绿城建设等下属公司掏走,绿城的高管也早已转入绿城建设,融创拿下的其实只是“绿城”这个品牌。

一般人认为的绿城仍是上市公司范围,其实宋卫平早已在上市部分之外构建起了一个足够大的绿城体系,上市公司只有绿城建设37%的权益,这也就是认为宋并不会离开地产,而是要二次创业的原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在这里,读懂楼市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房产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房产合肥站”或查找号码2291367987,获取更多房产资讯。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